至少在特工局,安分点吧!

今天的事情做得实在是鲁莽了,到底是年纪太小不懂事了,现在事发搞的这么大动静,夏侯琉茵都悔死了!

要是她在这里有个什么,黎晞跟他家人要如何交代?

她又要如何面对黎晞?

尤其眼前几个无辜的姐姐,万一真的被牵连了,她良心如何能安?

一路默默跟在他们后头走着,也不说话。

夏侯琉茵心中甚是焦虑,也很快安定下来认真思考,想着一会儿该如何应对这个首长。

她看见男子肩头的黄色肩章,好像比乔勋灿少一条黄色的杠杠。

琉璃大眼乌溜溜直转,她相信身为军人必然是万分严谨,绝对不会擅自更改自己的制服跟装饰的。

莫非,这个就是等级的标志?

那,乔勋灿杠杠比他多,是他老大!

黎晞是乔勋灿老大!

调皮可爱清新女生活力阳光写真集

换言之,黎晞也是他老大!

小手捂住了胸前,那枚沁了她的体温的玉谍还在,夏侯琉茵深呼吸,决定豁出去一把!

一路跟着他们进了办公室。

但是好像也不是他真的办公室,看起来像个小审讯厅一样,凳子都是硬邦邦的,没有黎晞带她在书房里坐过的那种软软的大大的真皮榻子。

首长在她们对面落座,对着小孩子伸伸手:“你过来,说说你凭什么能证明她们没有监守自盗?”

夏侯琉茵上前去,勇敢地凝视他的眸子,道:“凤尾蝶回来的时候,我听见了!我还听见了她们的对话!”

夏侯琉茵将事情原本的复述了一遍,将对话说了一遍。

姑娘们纷纷震惊了!

她们是这样说的,可是她们也是关起门来说的!

特工局的建筑,不管是材料还是设计,最讲究的就是信息保密!

所以隔音效果不说世界第一,那也是整个国家的建筑物中数一数二的!

也因此,此刻房间里震惊的,不仅是几个姐姐们,更有对面的首长!

他观察着大家的反应,不用问就知道夏侯琉茵说的是真的,但是,她怎么听见的?

“你偷的?”他眯起眼,不得不去想,莫非真是人不可貌相?

夏侯琉茵连忙摆摆手,稚气的小脸满是委屈:“不不不!我是怕她们被冤枉,所以给她们作证,她们真的把东西带回来的,至于别的,我就不知道了。”

“那你怎么可能听得见?”

“我就是听见了,我耳朵从小就灵,所以,黎晞发现了我,觉得我是个可造之材,将我送来了呀!”

“黎晞?”首长愣住:“黎晞是谁?”

“就是这个玉谍的主人呀!”夏侯琉茵咧嘴一笑,豁出去了,眼下这情形,找棵大树好乘凉:“这个,给你看。”

她将玉谍从衣服里掏出来。

晶莹剔透的老坑高冰种的玉谍,带着她的体温,安静地躺在她的手心里。

她捧着玉谍,双手奉上:“你看。”

首长盯着她掌心里的东西,目光一凝,满脸的不可思议!

可是玉谍中完好无损、清晰可见的芯片,又在提醒着,这样的工艺只有皇室玉谍才有!

所以,这块太子玉谍,是真的!

该首长当场被惊吓在原地,动弹不得!

太子殿下居然将这等重要的东西交给了一个小娃娃,这到底是对特工局的信任,还是给特工局的考验?

此人盯着小姑娘看了又看,而后转身回去给李主任打电话。

那边给的回复是:“沈琉茵是小乔首长亲自送过来的。”

乔家世代执掌宁国的军权,遇到父子俩同时在任的情况,年轻的儿子便会被称之为小乔,用以区分两位乔姓首长。

于是,此人双目再次钲圆,盯着小娃娃看了又看。

这孩子,身份一定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