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月菱看到过来的是两个穿着青色劲装的男子,一个是四十左右的中年人,另一个则是二十左右的年轻人。

熙月菱并不是站在路中间,看到来人,微微点头笑了笑,算是打招呼,也是让路的。

“是?”那个年轻人停下脚步,有点好奇地看看熙月菱的衣服不是青色劲装,所以满脸的狐疑。

“我是新来的弟子,叫熙月菱,师兄们好。”熙月菱礼貌地笑道。

中年男子却是直接冷哼一声道:“新来的怎么不去领弟子服,没有人带吗?现在是用膳时间,过了就没膳食吃了,还不快去!”

熙月菱嘴角抽搐了一下,墨炎烈没告诉她这些,不过这家伙怎么还不来,不会是把她忘记了吧?

“我墨师兄等下就过来找我了,两位师兄先去用膳吧。”熙月菱只能苦笑一下。

那两人对看了一眼,突然那年轻人对着熙月菱出手了,而且一出手他的手掌就出现白色雾气,凝元境!

凝元境的实力标志是能和天地沟通,但外显标志就是打出来的气流是白色的。

熙月菱反应奇快,立刻避开,但一张俏脸瞬间就冷了下来。

这人特么有病吧?自己没得罪他吧。

“师兄,这是什么意思?”熙月菱声音冰冷。

桃花落白裙子美女纯净通透唯美写真

“小师妹不用生气,师兄只是试试到底有没有资格做银月宗的弟子而已。”年轻人居然哈哈大笑起来,似乎刚从的只是开玩笑。

但若是刚才熙月菱不躲避的话,肯定会被打中,搞不好就要受伤。

“那我可有资格?”熙月菱眼睛瞬间眯起。

年轻人立刻道:“有有有,小师妹年纪小小,实力不错,不知道什么级别了呢?”

“试试不就知道了吗?”熙月菱突然伸出手来,对向年轻人,似乎在邀请他似的。

年轻人先是一愣,再转头看看中年男子,那中年男子点点头,他才大笑一声道:“好,那师兄就来试试小师妹的实力。”

说话间,白色的雾气从他手掌喷射而出,朝着熙月菱的面前射来。

熙月菱一拳头对着那白色雾气形成的直线击打过去,同时她的拳头在动用功法的时候,也爆发出白色雾气。

一声噗的撞击声,不是金属,而是雾气,但显然力量不小,让雾气都能发出交割之声。

随即那年轻人手掌一阵疼痛后,一股大力而来,让他不由自主地身体往后倒退。

而熙月菱却站着一动不动,目光里都是鄙视道:“看来师兄实力还不如我这个师妹,那是不是应该叫我师姐?”

“放肆!”那中年男子立刻喝道,看着熙月菱似乎看一只讨厌的臭虫似的,那嘴脸让熙月菱对此人更无好感。

“怎么,师兄也想来试试我这个小师妹合不合格吗?”熙月菱手中已经扣上了银针。

她现在是凝元境四层,若是一层,她不会那么嚣张,毕竟这地方会出现的应该最高是凝元境八层,九层的都在闭关,而一层对八层那完全是碾压。

但她现在已经是四层,加上她的玲珑决,旋风步出其不意,和她的身法暗器,她有信心让这个师兄吃不了兜着走。

真以为新来的好欺负,还是讨厌的人眼睛都长在脑门上?

“哼,别嘴贫,是谁带进来银月宗的!跟哪个执事?”中年人气恼问道。

熙月菱直接道:“跟什么关系,师兄,我可提醒们,再不去火房,就要饿肚子了。”说完她掉头就走。

“臭丫头!给我站住!”那师兄瞬间被熙月菱的态度激怒了,直接在熙月菱的背后就出手了。

熙月菱感觉到一股危机,只是她刚才转身的瞬间,意念外放,后面那两个家伙做什么,她意念里都看得一清二楚。

一股劲风从后而来,熙月菱没有转身,就旋风步一错,人影飘了出去,让后面的中年人打了一个空。

这一惊非同小可,这中年人叫赵坤,在凝元境六层已经好几年,都上升不去,但因为他是这座精武峰一位执事的弟弟,所以在这里几乎是横着走的。

而年轻人叫赵林峰,是这个中年人的侄子,实力在凝元境二层。

熙月菱转过身来,看着被吓到的赵坤,嘴角勾起一抹讥笑。

赵坤发现熙月菱眼中对他的鄙视,顿时心火上升,立刻怒道:“死丫头,真以为老子收拾不了?”

说着手中的白色雾气更加浓郁,飞速朝着熙月菱胸口袭来。

凝元境的白色雾气只能直线来去,变化不出什么名堂,就是力量大和速度快的区别。

熙月菱这一看,内心更加淡定了,就这种速度和毫无变化的直来直去,那她根本不可能有危险,因为她的旋风步足以应付了。

脑子里想着给他点颜色瞧瞧,不禁眸子变得幽暗起来。

手中的银针在赵坤冲过来,最靠近她身体的时候,从手中弹了出去,速度飞快地没入了他的手臂穴道之中。

她并不想一来就要人命,只是要给这个无礼又自以为是的家伙一点教训而已。

就算让人知道,也是她震慑所有人的一个方法,让他们别来找自己麻烦。

两人身体几乎是擦肩而过,熙月菱并没有动用功法,而赵坤被熙月菱狡猾的再次逃过,已经气得一张老脸都扭曲起来了。

随即他猛地一个转身之后,想双手来抓熙月菱,这一伸手他突然啊的惨叫一声,然后一手捂住另一手痛苦呻吟。

“师兄,怎么回事?”年轻人赵林峰看得眼花缭乱,被熙月菱的快速身法都惊呆了,而且不敢相信一个比他还小很多的丫头,怎么这么厉害啊。

眨眼之间几个来回,自己师兄居然受伤了,这让他也是很惊恐的叫唤起来。

“死丫头,对我做了什么?”赵坤一转头,一双眼睛恶狠狠地瞪向熙月菱。

“哈!真的好奇怪,我能做什么?都是在打我好不好!可以问师弟,他看的清清楚楚。”熙月菱好笑地看向赵林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