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众人都有很多的担忧和猜测,却并不怎么惧怕。

反正李炫迟早会回来的,他总不能真把这些娇滴滴的女修都丢在梵天不管吧?

只是最近一个月情况似乎有点不对劲,清溪城本来平和的气氛渐渐有些变味。

先是有一些散修在这里闹事,很快就被冲霄阁给镇压下去。

可渐渐的闹事者越来越多,而且背后明显现出一个势力庞大的主使者。

冲霄阁初时还很硬气,可李炫迟迟不现身,似乎让那位身材同样肥硕的吴掌柜也失去了信心。

近几天的治安又出现了混乱的苗头,连续有三家店铺被抢劫。照这样下去,迟早会出大乱子的。

手握一个巨大的情报网,王胖子哪能不知道对方的来头。

可知道了又能如何,人家连冲霄阁都吃得住,还怕他们这些外来户不成?

瞄了一眼稳坐在不远处的古青兰,王胖子对这位早就认识的柳掌柜颇为敬佩。

情报里说的很清楚,今天就是对方打算动手的日子,下手的目标就是这座酒肆,没料到柳掌柜非但不躲起来,反倒要亲自坐镇。

这份勇气就算是一些成名的男修只怕都难以拥有,偏是她一个柔弱的女修站了出来。

欢快的夏妹妹

尽管心中忐忑不安,王胖子依然要为她竖起一根大拇指。

王胖子忐忑,古青兰心中又何尝平静。

别看她稳稳的喝茶聊天,目光却一直瞥在街角。

该来的迟早会来,躲是躲不掉的。古青兰记得这是李炫曾经对她说过的话,既然李炫不在,她就必须要扛起责任来。

这座清溪城是李炫的财产,我古青兰也是李炫的人,为了李炫,我寸步不让!

一阵喧哗声传来,古青兰的秀美一蹙,终于来了!

王胖子紧张的停止了身板,眺向街角,就见一群黑衣修士凶神恶煞般的疾行而来,转瞬就来到酒肆门口。

“就是这里,昨日我就在这儿吃坏了肚子!”一个满脸横肉的修士指着酒肆大门道,“弟兄们,给我砸!”

“黑心的奸商!”为首的一个秃头修士一扬手,酒肆的匾额“咔嚓”一声四分五裂,化为无数的木屑飞溅。

一出手就砸了匾,对方的来意昭然若揭。

其他修士冷笑着冲进酒肆,一些正在吃饭喝酒的客人都吓了一跳,目瞪口呆的看着这群不速之客,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眼看着他们就要动手,古青兰长身而起,冷冷道:“慢着!”

一众黑衣修士倒是听话,一个个不忙着动手,秃头修士望过来阴笑一声道:“嘿,好个娇俏的娘们,你是什么人?”

“我是这里的老板,我叫古青兰。不知几位为何出手砸了我家的匾?”古青兰语气淡定从容,丝毫没有慌乱。

“你是老板?那正好,我们正要找你呢!”秃头修士眼中闪过一丝厉色,“我弟弟在这里吃饭,居然吃坏了肚子!你们这到底是什么破酒肆,我看就是个黑店。”

“吃坏肚子可有什么凭据吗?”古青兰淡淡的道,“我看你弟弟神完气足,不像是刚拉完肚子。”

“那是爷爷我修为高深,若不是如此,只怕已经被毒死了!”横肉修士叫骂道,“大哥,不跟他们废话,我们砸!”

“我看谁敢动手!莫非你们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古青兰厉喝一声。

“哎呦!小娘们还挺泼辣,那你倒是说说看,这里是谁的地方?”秃头修士一脸有恃无恐的道。

“这里是冲霄阁管辖的地盘,几位若是识相,速速退去就罢了。不然的话,我只有请冲霄阁来处理这件事了。”古青兰道。

“哈哈哈,冲霄阁!”秃头修士大笑起来,其实黑衣修士也笑的前仰后合。

笑过一通,秃头修士猛地飞起一脚,将一张桌子踢的粉碎,口中还叫嚷道:“冲霄阁有什么了不起!我砸的是黑店,走到哪里都有道理!”

“这么说来,几位是一定要闹事了!”面对飞来的木屑,古青兰素手一抬。一道流光在掌心闪过,将木屑一一焚成灰烬。

“我们可不是闹事,只是要讨个公道。想不让我们砸店也可以,只要赔灵石就行!”秃头修士一张手,皮笑肉不笑的道。

此时店外已经挤挤挨挨的围了许多人,大部分都是清溪城的居民,他们一个个脸色凝重,着事态的发展。

谁不知道这座酒肆的掌柜古青兰就是清溪城的合伙人之一,如果她连自己的店都保不住,住在这里哪有安感可言?

近来清溪城的治安状况极为恶劣,已经有人搬走,这一番闹腾下来,只怕会引发更加强烈的动荡,甚至有可能让整座城都荒废下来。

至于冲霄阁的态度,也是众人的。

到现在都没见冲霄阁的人露面,莫非是打算放弃这里了?

古青兰自然也清楚状况,如果不答应对方的条件,今日只怕无法善了,造成的后果只能更加恶劣!

如今形势比人强,她只能尽量不卑不亢的道:“如果你们真的能拿出证据是在这里吃了不干净的食物,我愿意赔偿一些灵石。”

“我弟弟说是在这里吃的,那就是这里!”秃头修士脸色一沉,“不拿出一百万颗灵石,你这店就得砸!”

“一百万!”围观的人群中发出一阵惊呼声,这样狮子大开口哪里有半点诚意!别说吃坏个肚子,就算吃死几条人命也用不着赔这么多吧?

“一百万?”古青兰居然露出一丝笑容,轻轻摇了摇头,“这么说来,我们是没得可谈了?阁下是打定主意撕破脸皮要在清溪城闹一回事了?”

“没错!”秃头修士狞笑一声,“老子早看这里不顺眼了,你这娘们识相的快点滚,免得送了卿卿性命!”

古青兰却是神色一凝:“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这个当主人的不客气了!姐妹们,关门,放狗!”

“唰唰唰!”随着古青兰一声令下,四面八方流光闪烁,现出了数个人影,将这群黑衣修士团团围在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