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视频 下载

  樱花视频 下载张家所在的位面,是一个发展程度很高的位面,历史悠久,经历了位面属性的多次变化。对神灵来说,这是个大有可为的位面。如果洛凌想要在这里刷资历,放点远古时期的凶兽神物出来就行。不过,洛凌不准备去拥有某个所属位面,尤其是这个所属位面还和地府相连,这绝对会是个大麻烦。她和地府的合作关系不可能长久,将来碰到立场对立的时候,可就有的要头疼了。除此之外,还有她的私心。一个新生神灵获得所属位面什么的……她已经够鹤立鸡群了,不想再做出点什么,吸引洛神的注意力。

  洛凌借阅生死簿,没想着在这方面做文章,只是单纯要思考一下如何完成地府给她发布的工作。

  张家的位面已经没了地府和六道轮回概念,即使是张家,也看不到鬼魂了——因为那里没有鬼魂,全自动流水线程序,让那里的人一死就会进入地府,连个冒头机会都没有。鬼差在那里没有用武之地,出了什么大事,也可联络张家协助解决。

  地府给她发布的工作目标却是个万年的厉鬼。

  事实上,地府发布的目标都是极特别的存在。南天杀了自己师门上下所有人,地府都无动于衷,可他炼制了鬼卒,组成鬼族大军,惹得凡间阴气缭绕,凡人阳寿都受到影响,地府就不能坐视不理。同理,斯兰一个凡人,他就是一国之君,死了也就死了,地府不会因此祭出大杀器,只会根据情势变化,调整后面投胎者的命运,可斯兰偏偏是接下来百年光暗战争的领军人物,一个命令决定百万人生死,地府就无法坐视不理。

  这只厉鬼存在万年,地府都没降下一道天雷劈散他,一是因为那个位面的属性变了,地府无法降下天雷了,二是因为这厉鬼“安分守己”。他是万年前人类母星上的一个普通人,因为万年前的一次浩劫,全家死绝,心如死灰,自己也在不久后死在灾难中,被路过的好心人随手掩埋了。只是,这掩埋的时间和位置十分之巧,用张家的话来说,他葬在阴年阴月阴时阴地,死后必然化鬼,还天生具有千年道行,一现世就是一只厉鬼。用神灵的话来说,这人被该位面残存的灵异属性选中,成了肩负属性延续的超人。但这位厉鬼超人很没自觉,他在当时什么都没做,甚至花了百来年的功夫才恢复了意识和生前记忆,心如死灰的他继续窝在地底当化石,什么都不做地保持了万年。

  厉鬼生前名叫贺寒霜,生前籍籍无名,死后籍籍无名万年,被地府忽视,直到最近,一鸣惊人,酿成了大祸。

  因为有一支考古队将他挖出来了。

  这事情都不知道该怪谁。

  反正贺寒霜的尸体给挖了出来,他也跟着“出土”,被送入了科研机构做了分析研究,接着被送入了博物馆做展览。贺寒霜安安静静,没闹幺蛾子,可抵不住他万年厉鬼的身份,碰谁谁死,还不是秒杀那种死法,是慢性死亡,十天半月都看不出来,一爆发,就成了全星球的致命瘟疫。

  贺寒霜全然不觉,还呆在和其他公共场所一块儿被封闭的博物馆内。等人查到了死者的共同点是接触过、参观过贺寒霜的尸体后,贺寒霜被警戒森严的部队拉到了军事研究所。政府想要研究瘟疫的成分和治疗办法,他们自以为防御严实,万无一失,不知道真正的问题出在他们看不见的贺寒霜身上。贺寒霜自己也不知道。他阴气太重,连寻常鬼差、判官都无法近身,跟他沟通的机会都没有,他又怎么会知道?这事情就成了灾难片,人类还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张家不知道?”洛凌奇怪地问道。

   白嫩美女露肩吊带裙展甜美笑容唯美写真图片

  “张家知道了,可晚了一步。”判官叹气。

  鬼差通知了张家,张家的子弟装备了各种法器符箓,派遣了族中的精英,准备对贺寒霜先礼后兵,谁知贺寒霜自己毁了自己的尸体,消失无踪。

  “他大概是以为自己的尸体是传染源。毁掉尸体后,找地方隐居了。”判官愁眉苦脸。

  万年厉鬼,张家现在活着的族人中都没这么厉害的,加上位面属性在想要举族迁徙的张家和绝对不可能跑掉的贺寒霜之间妥妥选择了后者,张家要卜卦算出贺寒霜的所在,难如登天。

  ——登天这种事情,张龘之前还有张家族人做到过呢。那时候位面的仙侠属性鼎盛,连接着一个同样仙侠属性占据主导地位的高级位面,俗称仙界。后来,张家认为天道变化,其实是那个仙界位面变成了某个神灵的所属位面,被强行关了空间门,再之后,仙界又卷入了几次位面战争,位置偏移,就和张家所在的位面以及地府的连接断了。

  张家找不到贺寒霜,“鬼差呢?”洛凌问道。

  “我们也找不到。”判官就差嚎啕大哭了。

  怎么会找不到?洛凌怔愣了一下,转头看张龘。

  张龘轻轻摇头。

  洛凌嘴角抽了一下,“不是吧?”

  神灵?

  贺寒霜死的时候没成许愿者,当了万年厉鬼没成许愿者,这会儿成了传染源了,反倒是成了许愿者了?他怎么死的?毁掉尸体的时候,一块儿自杀了吗?

  这也不是说不通。

  洛凌叹气,“我知道了。”

  贺寒霜那样的性格,要许愿,大概是世界和平吧。这样的话,他死了其实就行了。不知道那个神灵忽悠了他什么,又让他许了什么愿望。

  “他还在位面中?”洛凌问道。

  判官连连点头。

  这点他还是可以确定的,因为……

  “有些凡人的阳寿在变动。但我们找不到他的藏身之所。”判官愧疚不已。

  照理说,这样顺藤摸瓜,应该能找到鬼,可鬼差搜了半天,都没找到,只能证明贺寒霜或那个神灵在躲藏,还手段高明,无人发现。

  洛凌问判官要了份凡人阳寿变动的坐标地图,记下后,说道:“我去了。有什么情况及时通知我。”

  “好的好的。”判官连连答应。

  洛凌前往鬼门关的脚一顿,“那里还有张家在。”

  她说这话的时候头也没回,还有点儿没头没脑。判官没听懂。张龘和张谨翼都是眼前一亮。

  洛凌拉着张谨翼就跨入了鬼门关,咖啡也跟着跃过了鬼门关。

  “张龘大人……”判官惴惴不安。

  “不用担心。”张龘镇定自若地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