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海波澜壮阔。

一道璀璨剑光破开浓郁如墨的黑海,在海面上留下一条久久无法恢复的轨迹,不多时,又有一把天罗伞转动连连,激荡起阵阵狂风,撕开波浪,一名青年立于伞上,背着双手,目光坚毅,却是以樊建峰为先的一众修士,犹如一苇渡江的达摩,乘风破浪而走。

樊建峰斜视一眼,冷哼一声,却是按捺住出手的心思,虽然他有把握留下三两个,但机缘未至,随意出手显得有些浪费力气的嫌疑,还是先看明情况再说吧!

所谓望山跑死马,这望海也是如此,原本以为距离并不远,可几人渡海却是花费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快到了,看那玉台!”

一蓝衣修士按捺不住跌宕起伏的心情,脱口叫道。

“废物!”

樊建峰嗤笑一声,身为修士精英,自当高山崩于前而面色不变,这般心旌摇曳,还追求什么长生?

不过,当樊建峰将目光移过去的时候,千锤百炼的道心,也跟着微微一颤。

却只见得,玉台千阶,巍峨沉浑,壮丽无比,依稀能够见得整个玉台分为数层,仙殿间间层层叠叠,纵横交错,错落有致,恢宏瑰丽,整体呈现出逐步高升之态,仿佛要登天一般,影影倬倬之间,似乎还蕴着什么神秘的道意。

几人看得仿佛都有些痴了……

这便是那通天殿?

花一样的韶华海滩边靓丽写真

太乙派的无上仙缘,便是在这些大殿之中?

“们快看,后面是什么?”

有惊讶的声音忽然响起,还是刚才那蓝衣修士,音调尖锐,像是受到了惊吓,樊建峰心中鄙夷,却是头都懒得回,这玉台如玉龙飞天,观摩之下令人心潮澎湃,说不准有什么机缘蕴在其中,谁还有空看背后?

“咦!怎么回事?”

“还可以这样?”

阵阵惊诧之声连连响起,就连吴尧、姜铭等人也是皱眉:“这不符合道理啊!”

话语声声倒是让樊建峰心中也绷不住了,又觉得有些就这般回头去看有些掉份,于是做出一副慢条斯理的姿态,缓缓的转了个身……

眼前的一幕,令樊建峰瞳孔瞬间缩成针尖状。

却只见得之前出口讥讽自己的龙傲天,不知为何缘故,竟然又出现在视野之间?而且还以极快的速度,从视野的那一头飞速而来。他端坐于一张王座之上,手撑在王座扶手之上,托着下巴,目光坚毅深远,仿佛俯视着芸芸子民的帝皇。

王座?

樊建峰脸色难看,他见过无数千奇百怪的元器,可从未见过这样古怪的,这是有病吗?他以为他是什么东西?人皇境吗?

不过很快的,他的注意力便移开了,因为王座快速的排开水面,在黑海上都留下一道白浪,这种恐怖的速度,甚至比自己全力施为还要快一倍有余,他是怎么做到的?

或许是见到了前方有人,龙傲天缓缓的站了起来,原本睥睨的目光渐渐消失,多了几分雀跃不定的光芒,他的嘴角轻轻勾起,冲着吴尧投了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而后道:“同志们辛苦了!”

众人:“……”

吴尧:“???”

吴宇晨心中唏嘘,穿越到这么个不懂得梗的时代,简直是自己的悲哀啊,他目光落在最前方踏着剑光的樊建峰身上,赞许道:“小樊不错,速度还挺快的嘛。”

樊建峰嘴角抽搐,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喷了出来,确定这不是骂人?

他钢牙暗咬,这个家伙哪来的渡海信物?还有,陈娉婷不是说她来斩杀龙傲天吗?怎么没有斩掉?

都是废物!

吴宇晨的速度惊人,转瞬就接近几人,他嘴角勾着笑容,却是轻轻的在王座扶手上拍了拍,那原本与黑海海面持平的王座,忽然凭空升起了一截,如此一来,他便能够直接俯视樊建峰。

两人目光对在一起,瞬间仿佛有电光攒射,滋拉滋拉激撞在一起,樊建峰眸子微凛,眼中杀机闪烁,冷声道:“确定有胆挑衅我?”

“呵呵,兄逮,别激我动用黑海的势力,我本不想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吴宇晨抿嘴一笑,又到了民众喜闻乐见的装逼打脸情节了啊。自己苦修这么多年,为的是什么?自然是专治各种不服啊!

樊建峰了不起啊?

好吧,的确了不起,但哥可是开挂的人啊!

吴宇晨这话一出,顿时让在场的人心中掀起一片惊涛骇浪,就连姜铭、吴尧这等的强者也将目光落了过去……这个龙傲天,果然嚣张,区区灵海境六重罢了,他就不怕引起樊建峰的怒火,提剑直接斩了他?

虽说樊建峰为了保存实力,不想大动干戈,但这也要分情况啊,他本就是在不断的培养着无敌的气势,还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他?

找死啊!

以樊建峰的实力,斩一个龙傲天,恐怕花不了太大的力气,若不是眼前这副景象有些诡异,估计他早就动手了。

“很好!想死,我就成全!”

樊建峰盯着吴宇晨,瞳孔之中有细碎的刀光剑影浮沉不定,他的声音冰冷无比,而后缓缓的抽出一把寒光四溢的宝剑,令人恐怖万分的气息凭空暴起。

“这家伙死定了!”

“明明有机会靠近仙缘,却偏偏自己作死,去惹樊建峰,简直无语。”

在场的几人都是强者,见状也是连连摇头,无语至极。

咻!

宝剑剑芒骤然暴涨,划着粗大的剑气朝着吴宇晨狠狠一斩,就连黑海之上,也被切出了一条整整齐齐的沟壑。

众人齐齐倒抽一口冷气,吴尧瞳孔一缩,他向来都是以樊建峰为假想敌,想着有一天能够超过他,可现在看来……

若是自己遇到了这一剑,能挡的住吗?

没有半点把握!

骤然升起的失落感令吴尧紧紧的握住拳头,青筋毕露。

一把巨剑从虚空中冒了出来,剑灵传音过来:“好剑,我想……”

还未说完,这剑灵就被吴宇晨摁回进去了,他很敷衍的传音:“想上她对吧?我懂我懂,不过,剑也要有分寸,一步一步来,先把穿虹剑给搞定了再说吧。”

面对着那恢宏无比,仿佛要将黑海都劈成两半的一剑,吴宇晨却是纹丝不动,仿佛这不过是吹口气的小事罢了,这轻松的模样令所有人都满脸不解,这是放弃了?

待到那剑光即将袭身的时候,吴宇晨才收起石碑,慢条斯理的拍了拍王座的扶手,入手软软的,充满着满满的安全感啊……

下一瞬,吴宇晨的位置猛的拔高,瞬间便有百米之高,竟然是一只巨大的……章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