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波并没有选择,跟简玉柔一起行动。

毕竟两人呆在一起,碰到妖兽的机会,便要渺茫一些,也不利于他们争夺名次。

二人分开后,简波一人向森林深处中蹿去。

一路上,简波碰到了几头二阶妖兽,结果没等这些妖兽发威,就被一枪给挑落了。

经过这半天的努力,简波估计差不多达到前三,因为他在侯千、侯万手中,得到许多积分牌。

刚刚踏入三级妖兽活动区域,一阵淡淡清新的药香,迎面扑鼻而来。

“呼!”简波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瞳孔陡然一缩,失声惊呼道:“这是千年灵药!”

只有千年灵药在成熟时,会自动散发出一阵诱人的清香,其香味能够扩散至百丈之外,而相传传说中万年灵药成熟时,更是有天地异象产生。

简波刚才抬头,打量了一下天空,发现远处的天空,并没有异象发生。

那么结果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距离百丈之地,有一株千年灵药生长成熟。

千年灵药啊!有些百年灵药,已经非常稀少罕见,而千年灵药更是异常罕见,每一株千年灵药都能在拍卖会上,拍出一个不菲的价格。

如果被一些丹师看中的话,那么无疑是碰到了天大的机遇,那些强大的丹师,随便给你一些修炼丹药,也足够一些人受用无穷了。

颜值超高美女浅色碎花长裙好靓丽

简波知道自己碰到的,是一株千年灵药后,颇为心动,连忙顺着药香传来方向寻去。

顺着药香最后来到一处,绿意盎然的盆地。

盆地之中,一处池塘,散发出丝丝灼热的气息。

一朵蓝睡莲盛开着,这朵蓝睡莲娇艳欲滴,贪婪的吸收着天地元气。

“竟然还是成熟的蓝睡莲!”望着池塘之中的妖娆蓝睡莲,简波发出一阵兴奋的惊奇。

蓝睡莲,可以说是可遇不可求,尤其是千年成熟,蓝睡莲更加难以遇到,简波没有想到,自己如此幸运的碰到了蓝睡莲。

有了这株蓝睡莲,炼制化婴丹的原材料基本齐。

能够在这盆地里,发现一株蓝睡莲,实属运气极佳。

飞身掠上盆地,简波目光谨慎的打量着四周,凡是灵药生长的地方,一般都有强大的妖兽守护,而蓝睡莲这种异常罕见,千年灵药更是如此。

仔细的扫视了一下四周,却没有发现妖兽的踪迹。

而此时,那朵蓝睡莲已经停止,吸收天地元气,花蕾已经完的盛开,露出里面的莲蓬。

简波慢慢向池塘移动脚步,闪电般奔池塘而去。

突然,一道妖元气息从池塘之中窜出,简波不由得顿时停了下来。

一条散发血腥气味妖蟒,骤然拦住简波的去路,张开大口凶狠的朝自己脖子上咬来,一阵恶臭充满腥味的气息扑鼻而来。

“三阶妖蟒!”

危急关头,简波立刻引动九转金身,将破天战甲催行到极至。

仅仅眨眼间,简波变成一个,身穿破天宝甲金色巨人。

“死!”

随着简波一声冷喝的响起,挥舞着金色长拳,对着面前的骇人的妖蟒,狠狠的砸了下去。

“神力拳!”

瞬间爆发之力,拳芒重击在巨大头颅上,顿时将其击碎了一道裂痕。

“嘶!”

头颅被撞裂,妖蟒发出一阵凄厉的啸声,而后整个身躯,突然疯狂的涌动起来。

简波感觉妖蟒似乎,想缠绕自己的身体,于是连忙掠上虚空,落在池畔一棵岸柳之上。

此时,妖蟒的头颅,已经出现一条条蛛丝般裂纹。

瞧着这头妖蟒头上的异状,简波哪里还不知道,刚才对他发出偷袭的,正是眼前这条妖蟒。

此刻,这条十丈之余的妖蟒,正目露凶光的盯着站在岸柳上人类,刚才被简波重击了一下,让它彻底疯狂了起来。

下一刻,妖蟒舞动尾巴,便向简波身上扫来,简波闪身离开岸柳,掠上另一棵古树。

“咔!”

不过,还没等简波站稳,妖蟒带着疯狂的劲头,尾巴再次扫来,简波脚下站立的古树,顿时被扫为两截。

简波脚下落空,望着扫来的妖蟒尾巴,突然做了一个疯狂的举动,只见他身体不腿反进,猛然向妖蟒尾巴踏去。

一股强大的力量,从妖蟒尾巴上传来,将简波抛飞了出去。

简波眼里没有任何慌张,手掌一翻,魔龙枪便已出现在手上。

“嗡……”

魔龙枪一抖,发出嗡嗡的枪鸣声。

手持魔龙枪,突然朝妖蟒扑去。

“破天一枪!”

魔龙枪蓦然出手,若一支蛇矛般,射入妖蟒口中,如破竹般贯穿整个身躯。

“扑通!”

妖蟒顿时摔落尘埃,在池塘岸边痛苦的翻滚,鲜血流入池塘,染红一汪清水。

简波随手打出煞魂刃,让其吞噬妖蟒之血,妖蟒持续翻滚了盏茶功夫后,终于彻底恢复了平静。

见状,简波终于松了口气,妖蟒已经被煞魂刃吞噬精血,没有值得收取的东西。

“总算没白费力气!”望着池塘之中的蓝睡莲,简波高兴的笑了,取出一个玉盒出来,接着小心翼翼的将蓝睡莲连根拔起。

“住手!这株蓝睡莲是我的!”简波刚刚拔起蓝睡莲,耳边却陡然传来一声冷喝。

眉头一皱,不过手上的动作,简波却没有停下。

“小子,你居然敢违背我的意愿,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一道充满嚣张的叫嚣声,再次响起。

简波把蓝睡莲,小心翼翼的放进玉盒里,接着转身身,冷冷的注视着,一直在不停叫嚣的蒙面黑衣人。

“违背了你的意愿又怎么样,况且这株蓝睡莲,是我辛苦得来的,难道你动动嘴,就想让我把宝物送给你,告诉你这天下还没有这样的好事!”

“你找死!”蒙面黑衣人听了简波的狂妄之言,冷笑道:“看来你真的活得不耐烦了,这里的风景还不错,我就在此打发你上路。”

“一个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鼠辈而已!”听见黑衣人的话语,简波不屑的说道。

“桀桀……难怪大长老要我除掉你,你忒目中无人了!”黑衣人看着简波鄙夷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