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请出示一下你的身份证,例行检查,谢谢!”

   “喔,好的,稍等,在包里,我拿一……”

   看到有一个警察忽然来到了自己面前,还让自己出示身份证,下意识点头应下就要准备拿过包包翻找身份证的佟莉桠,忽又停了下来。

   因为她觉得忽然出现的警察好像有点眼熟的样子,果不其然,当她仔细一看时,那里还认不出来一身警服的人可不正是江笑那家伙,还戴了一副金丝边眼镜,帽檐也压得比较低。

   大概正是因为男人这样一副特别的打扮,让她都没有第一时间去细看,从而没能马上认出人来。

   毕竟普通人突然遇到警察,总是会有一些紧张的。

   “干嘛呀,穿成这样,还捉弄人家,真是讨厌。”

   不管如何,反应过来的佟莉桠不由自主就停下拿包的动作,并伸出右手轻拍了江笑一下。

   “这是戏服,一接到你电话,我衣服都没换就过来机场了,不是怕你等久了么,我觉得你应该感动才对。”

   轻笑一声的江笑,很快就有跟女人解释了一句。

   显然没错,悄悄来蓉城探班的人,正是丫丫小姐姐。

   “哼,你捉弄人家,一点都不感动,拉上行李,走啦!”

   农家姑娘纯美小芬芬

   机场毕竟人多,虽然有做掩饰,但还是有被认出来的风险,因而佟莉桠并不准备跟江笑在这里多停留。

   也幸好不是京城、魔都机场,常年有记者蹲守,要不然,她大概也不会让男人直接来机场接她。

   “成,我不就是来给你拖行李的么,把你一路抱起走都行,怎么样,要不要试一下?”

   见女人指了指行李箱子,跟着说走就走,一把拉上的江笑便跟着步伐的调侃道。

   “无聊!”

   心里其实完全不介意的佟莉桠,但在机场这种公共场合,自然不可真让男人抱,要不然,只怕更容易引起关注。

   不一会儿后。

   “你穿这身衣服不冷吗?好像并不是很厚吧?”

   等坐上车,佟莉桠就关心的问了一句男人。

   “是呀,很冷,主要是为了快点过来接你,我也没想那么多,要不你温暖我一下?比如我扑在你怀里如何?”

   一本正经的江笑,很是一本正经的提出了一个可行性的建议来。

   “你能不能正经点,前面还有人呢,真是的。”

   男人演技果然好,要不是后面一句“温暖”的话,没准佟莉桠还真要信了对方。

   完后她还瞄了一眼前边驾驶室的女司机,也不知道对方听没听到,总让人有些不好意思。

   “我很正经的提建议好不好。”

   “还说,打你。”

   “好吧,不说了,放心,里面有保暖衣,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冷,对了,你是怎么有空来蓉城了?”

   打闹两句的江笑,很快便反问起佟莉桠来。

   “我回了一趟老家,路过蓉城,顺便来看看你而已。”

   回老家的事是真的,但也明显,佟莉桠就是专门来看江笑的。

   “了解,我知道新缰没有直飞京城的飞机,必需要在双流机场转机对吧!”

   笑了笑的江笑,假装没有揭穿道。

   “你这个人真的好烦人呀,早知道不来了!”

   脸颊微微一红的佟莉桠,就瞪了男人一眼。

   猜到就猜到,干嘛要揭穿她,讨厌的很。

   完后,佟莉桠干脆还主动换了一个话题开口问道:“哎,你新电影拍的怎么样了?所以你是饰演一个警察吗?”

   “对,警察,但并不是什么相关类型的故事,只是一个身份而已,现在差不多进度过半,在过年前应该能杀青,到时候正好回家过年。”

   《海市蜃楼》属于剧情片,拍摄难度不高,制作周期自然不会太长,基本二月上旬就能结束拍摄。

   这些情况,江笑自然没有对佟莉桠隐瞒的必要。

   “你真好,还能回家过年,我今年肯定就没办法回去过年了!”

   听到“过年”的话题,佟莉桠也不由自主的感叹了一句。

   “怎么过年期间要拍戏啊?”

   江笑反问道。

   “对呀,今年一直都挺忙的,先拍了《新三国》,跟着又拍了《京城爱情故事》跟《杜拉拉升职记》,接下来要拍的是《怪侠一支梅》,都没怎么休息过。”

   《潜伏》的走红,确实给佟莉桠带来了很大的关注度,让她事业上升了一个新台阶。

   不过话里虽然有小小抱怨忙到都没怎么休息,但她还是很乐意的,毕竟越忙,才代表事业的成功,作为一个演员,进入了这一行,谁又不想成功呢?

   佟莉桠自是一样。

   “你接拍了《新三国》?”

   听着女人说出好几部电视剧的名字,但江笑记忆中显然并没记得佟莉桠有参演过《新三国》,还有《杜拉拉升职记》也是,他自然会有些意外。

   “对啊?怎么了?”

   “没怎么,好奇而已,那你饰演谁了?”

   “我饰演孙尚香。”

   “好吧,哎,问一下,你经纪合约什么时候到?”江笑诧异归诧异,但很快就释然起来,毕竟因为他的关系,间接被改变人生轨迹的可不少。

   变化最大的大概就是赵莉影,其次是高媛媛,现在又得加一个佟莉桠。

   说来朱亚纹明显也因为接拍了《潜伏》而提受以关注,也改变了星路,要不然对方还要默默无闻几年,直到跟周讯合作过《红高梁》后,才算真正火起来,他也算是对方的伯乐了。

   当然,他本身就是一个变数,只要跟他合作过的艺人,明显都或多或少有了一些改变,只是大小而已。

   像那些已经成名的,就如现在合作的章子宜,与记忆中相比,对方可能多了一部《海市蜃楼》的作品,少了一部别的什么作品,往后可能又会重新走到原本的线上去。

   “嗯?经纪合约?你干嘛问这个?”

   江笑突然问起经纪合约的事,佟莉桠自然有些不明就里。

   “到期了来我公司,到时候就轻松点,不用这么累,一年到头忙到休息时间都没有,我当你老板,肯定不会压榨你不是,顶多把‘榨’字去掉,你说对吧?”

   把话说到最后,江笑又揶揄了女人一句。

   他会有这个想法,其实也是因为反正从赵莉影、天宝、高媛媛到杨蜜全都来了柠檬,再多一个佟莉桠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自己的女人自己捧,至少可以帮忙挑选一下作品之类的。

   还有分成问题,基本上只扣除相关运营成本,剩下的全归女人们自己拿,江笑也并不靠经纪业务来赚钱。

   “嗯?把榨字去掉,什么……呃……”

   还在心里默念了一遍的佟莉桠,下意识反问了半句后,总算突然明白了过来某个家伙到底是怎么一个意思。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