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很快就亮了,齐山不慌不忙在诺亚家中吃完了早餐,留在医院的白人大汉才追了过来。

这家伙前后耗费了大概两三个小时,不但将病房中的痕迹清理干净,他还给齐山办了出院手续。

整个过程顺风顺水,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白绝完美化身诺亚,一大早就出发了,除了在诺亚公司环保部门,加上一个新入职的主管之外,还需要清算诺亚名下的总资产。

美利坚是资本游戏的海洋,任何公司想要发展壮大,就必须接受资本进入。

诺亚的环保回收公司自然也不例外,注册资金才区区100万美金,大大小小的董事却有五六个。

好像这些人基本上都被诺亚蒙在鼓里,还以为公司真的有一种超级细菌,可以完美分解污染物。

隔三差五的还给诺亚联系生意。

虚报研发经费,虚报处理经费,两头一剪去,中间的利润很有限,几个股东分一分,虽然从投资比例上来说,回报率已经相当不错。

但实际上,股东所获得的利益还没有诺亚1/10。

所以齐山也没想动他们。

一个不名一文的小职员,突然接手一家公司很容易赢起fbi的注意。

NaNa秋分唯美可人

还不如将诺亚述在前面当靶子,齐山闷声发大财。

毕竟,齐山对钱财没有任何兴趣,只要能够维持自己的生活水平就ok。

一个保安部门主管的职位,正好能够解释他最近生活的改善。

大汉名叫拉斯。

听他自己说,这个名字是32年前,从孤儿院门口捡到他的神父给他取的。

据说抛弃她的父母,是一对跑到拉斯维加斯偷情的败类,他们各自有家庭,因此拉斯从生下来的那一刻,就注定会成为孤儿。

好在有先天的几个优势,从小就长得人高马大,从公立学院毕业之后,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加入了军队,后来又进入了军事承包公司,曾经在非洲,阿富汗,南美等多地执行过任务。

开过枪见过血,也知道没钱的滋味,所以在诺亚手底下的时候,一直兢兢业业属于最忠诚的狗腿子那一伙的。

被齐山控制之后,果然也好用得很。

齐山刚表示要去一趟孤儿院,拉丝就弄了一辆黑色公务车等在前院门口。

本来可以用人数直接过去了,不过想到已经天亮,街上人多眼杂,再加上路口乱七八糟的摄像头,虽然齐山并不害怕暴露,但这种事能避免还是尽量避免为好。

所以在上午9:00左右,齐山就做两个黑色公务车,直接去了曼哈顿区的孤儿院。

孤儿院,院长办公室。

齐山跟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修女对面而坐,拉斯面无表情的站在身后,给齐山平添了几分气势。

老修女在孤儿院呆了快一辈子,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带保镖来的,难免多看了一眼。

“弗兰克洛克斯先生,不知道你为何一定要见我,如果只是想收养一两个孩子的话,我想训导主任会很高兴帮助你!”

老修女伸手一指,坐在不远处,一个头发烫得整整齐齐的胖女人露出温和的笑容,看着齐山的眼神,竟然还隐隐有几分期待。

齐山无语了一下,面无表情的道:“院长阁下……”

“菲奥莉亚!”

“好吧,菲奥莉亚修女,我并不是来领养孩子,而是想把自己的女儿领回去!”

齐山拍了一下手掌,拉斯立刻将文件夹递了过来。

齐山转手放在了桌子上,轻轻推过去“大概三个月前,我们一家三口发生了很严重的车祸,我的妻子当场死亡,而我也失去意识,一直在医院现在,直到昨天夜里我才突然恢复了意识。

本来这么短的时间内是不允许我出院,可是琳达的消息令我有些坐立不安。

所以天亮之后,我就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了,我希望孤儿院能够将琳达还给我。”

院长看了齐山一眼,翻动着文件道:“洛克斯先生,你的情况有些复杂,你的女儿之所以被送到这里来,是因为儿童保护机构认为你已经失去了监护人的资格。

所以在签名栏上没有任何人的名字存在。

琳达并不是你亲手送来孤儿院的,因此你无法将她领回去,这其中有些程序必须要儿童保护机构的签字才行。”

齐山皱眉道“你的意思是说,只有儿童保护机构,才能将我女儿送回到我身边?”

“虽然不太准确,但大体是这个意思。洛克斯先生,希望您能够理解,我们毕竟是一个公益性的孤儿院组织。

院内有数量不少的孤儿,难免会引起觊觎,为了他们的安,我们需要背负很大的责任。”院长语气不变。

齐山笑了一下“您说的没错,经营孤儿院确实很不容易,不如这样吧,我捐助3万美金,用于改善孩子们的生活设施。

比如说建一个小游泳池,小孩子都是喜欢戏水的,多运动有利于他们的成长,不是吗?”

老院长眼皮一抬,脸上多出了几分笑容。

“多谢洛克斯先生的爱心捐助,正是有像您这样的社会精英的支持,才能够让孤儿院走得更远。

那么等一下,就由训导主任带你去捐款处……”

齐山摇头打断她“不好意思,我们时间有点紧,能不能请训导主任帮我捐赠出去!”

齐山手掌入怀,一道细小的时空漩涡出现,吐出了一张薄薄的银行卡。

齐山随手抓住,轻轻放在桌子上。

“10分钟之后,这张卡里会有3万美金,密码在卡背后!”

训导主任立刻笑开了花,飞快上前直接将银行卡收了起来。

“感谢洛克斯先生的捐赠,这点小事就由我帮你来办吧!”

齐山点头道谢,随后目光看向了院长。

老修女叹了一口气,在胸前划十字的道:“把子女跟爱他们的父母分开,这是连上帝都不会原谅的罪行。儿童保护组织有的时候做事太过主观,难免会出现纰漏,关于这一点我会跟他们上层沟通的。”

齐山道:“真是太感谢了!”

训导主任起身“洛克斯先生,请稍等片刻,我去将琳达带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