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轰轰!

惊天巨响轰鸣而起,整片天地之中光芒璀璨,大地都为之摇晃起来,就连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祁老,也忍不住为这恐怖声威心惊肉跳。

哪怕是他,若是被这炸起的余威波及,恐怕也根本无法承受,唯有死路一条。

“那男人呢?”

看着祁老,青年眼中掠过一抹怒火,不过很快消失,他也不傻,虽然知晓如今的祁老并不可靠,但此刻曲幽幽还在,他想要全身而退,还需要依靠祁老。

至于此刻的帐,那就后面再来慢慢的算好了!

“死定了!”

祁老淡淡的开口,刚才那一击,自己因为被激怒,彻底的将拐棍的威能尽数激发,如此可怕的攻势,哪怕是灵海境后期,也根本无法抵挡,这个家伙又被轰了个正着,绝对会被撕成碎片!

这便是惹怒自己的下场!

祁老霜白的头发迎风飞扬,浑身散发着不怒而威的威势,他的气机升腾,因为他知晓,这个刚从马车上下来的男子一旦陨落,刚才那曲幽幽一定会暴走,而自己最大的依仗也已经消失,到时候又会是一番苦战!

但祁老并不怕,哪怕打不过,他走便是了!

话音刚落,祁老却是瞳孔微缩,他已经感受到有些不对劲了,随手一拂,那漫天的尘嚣仿佛被冰冻住,瞬间叮叮当当的掉了一地,也露出里面的情形来。

阳光下的美女青春在跳动

里面的一切,与祁老设想的却是完全迥异,那冰龙与对方的拳头紧紧的贴在了一起,没有男子被冰龙撕成碎片的场景,也没有冰龙肆虐的情形,仅仅只是贴在一起而已。

这……

以祁老的经验,如何会看不出来?这家伙,分明是以拳头硬撼冰龙?他以为他是谁?纯粹的怪物吗?

可……冰龙的确是被抵挡住了啊!

啵啵!

忽然,有奇特的轻微爆鸣声响起,祁老的瞳孔顿时就缩成了针尖状,却只见得这冰龙的龙头处,忽然出现了一个拳头状的凹槽,随之,那凹槽四周呈现出一圈放射性的裂纹,而这裂纹迅速的蔓延,转瞬就已经遍布了这条冰龙的全身。

寸寸崩裂!

“怎么会……”

祁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一切,自己这还无法完全驾驭的冰龙,简直可以说是撼天动地摧毁一切的存在,可如今,竟然会被人一拳轰成这样?

砰!

冰龙崩碎,漫天都是冰渣,而后沸沸扬扬的落在地上,像是下了一场唯美的大雪。

吴宇晨缓缓的收手,有些满意的望着自己的拳头,自从魔狱炼体决第一重小成之后,他的肉身便已经分外强大了,之前老是杠天怼地,遭遇的都是强者,这让他一直都没有太大的成就感,如今遇到这什么祁老的,倒是让他趁机秀了一波。

为了这个逼,他勤学苦练了多少日子?

因此,吴宇晨心情大好的冲着祁老微微一笑,却让他神色骤变,下一瞬,祁老毫不犹豫的祭出一把飞剑,纵身跃了上去。

飞剑化作一抹遁光,可还未破空离开,祁老却只感觉到后背传来一股透骨的寒意,就仿佛毒蛇正紧追在的身后,择机要咬一口似的。

祁老扭头,却只见得一道紫光奔袭而来,万千的电蛇攒动,凝聚于箭尖……

这恐怖的雷光,很快便占据了他的整个瞳孔。

噗!

祁老应声而倒,从空中栽了下来。

做完了这一切,吴宇晨这才扭头,冲着跪坐在马车车厢里的曲幽幽微微一笑:“茶煮好了吗?”

“马上好了。”

曲幽幽待到水三沸之后,纤白素手这才将置于炉上的古朴茶壶提了起来,只见得滚水如同一条白龙般注入茶杯之中,丝毫都没有外溢,那碧绿的茶叶在沸水里滚动,顿时茶香拂面,令人心旷神怡。

这可是百花阁楚飞扬得自于一处洞天福地的云雾仙茗,当初被姥姥一锅端了,吴宇晨也分了一些,虽说没有茶道人的悟法茶来得珍贵,但也算是相当不错的了。

吴宇晨接过曲幽幽递过来的香茗,一饮而尽,感受着茶香在喉间萦绕,顿时微微眯起了眼睛。反正以他的实力,这点热度并不算是什么。

“晨哥,剩下两人怎么办?”

曲幽幽目光扫过那青年,以及另外一个之前与林福寿对战的男子,这两人顿时如坠冰窖,像是等待宣判的罪犯。

“杀了吧。”

吴宇晨并不是什么圣母,这青年张口便是喊打喊杀,还想将曲幽幽作为他的玩物,这如果可以忍受的话,吴宇晨还修个什么仙?求什么长生?

找块豆腐撞死掉拉倒!

那青年神色剧变,狞声开口:“我是梅山少主梅凌风,老祖可是天宫境,还在我身上留下了印记,敢杀我,老祖势必会千里追杀的!”

“哦?我心里忽然好慌,要怎么办啊?”吴宇晨挑了挑眉。

“怎么办?”

青年自顾自说,也像是忽然有了主心骨一般,神态张狂,冷笑道:“杀了我的保镖,这样,我见实力不弱,那就给我当十年的保镖赎罪好了,另外,将的侍女送到我房里,只要她好好的服侍我,讨我开心,我自然会向老祖美言几句,饶们性命。”

“傻逼!”

吴宇晨忽然开口,那正越说越起劲的梅凌风顿时一滞,咬牙道:“敢骂我?我必将告知老祖,别说星月岛,哪怕是整个南开国,也没有的容身之地!”

“傻逼!”

吴宇晨摇头,却是没了半点调戏他的心思,对于这种看不清形势的家伙,还是杀掉好了,免得影响心情。

他并指一点,便有一道劲气透指而出,朝着梅凌风的眉心点去,这呼啸而去的劲风,正是吴宇晨燃穴境便学会的破天一指了,只是此刻在他指尖使出,威力简直是惊人无比。

梅凌风惊骇莫名,他简直不敢相信,居然有人在自己报出了老祖的名号之后,还敢再出手杀自己?

他就不怕被老祖万里追杀吗?

他浑身发冷,自己就要死了?

呜呜呜,自己不想死啊!

锵!

就在那破天一指落在梅凌风眉心的时候,却是发出一道刺耳的交击声,然后只见漫天霞光闪烁,有一道虚影从梅凌风的眉心中冲了出来,汇聚而成人形,露出不怒而威之态:“谁敢动我曾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