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晞紧跟着从门口进来,一双黑瞳紧紧又温柔地锁着她。

见她双手拿着衣服面带懊恼,他好看的眉梢微挑,嘴角勾起:“先泡个澡,浑身放松一下,衣服马上有人送过来给。”

静静望着他,宝宝忽而觉得不够亲密。

可她目前的模样,他们又不能够更进一步了。

这种煎熬不知道要持续多久。

一想到自己在玻璃房里被隔离的日日夜夜,她就想不顾一切将洛晞揉进自己的骨血里,融为一体。

宝宝火辣辣地望着洛晞,忽然迅速转身跑了:“嗯,我去泡澡。”

少年诧异地看了她一眼。

只觉得她去的像是一道风,有点落荒而逃的意思。

而宝宝很快便躺在温暖的水池里。

水面上洒满了美丽的玫瑰花瓣,她望着自己干瘪的身子,眉头越皱越紧。

不行,洛晞这么好。

吊带背心小清新美女文艺诱人艺术写真

她一旦长大,就一定要将其扑倒,吃干抹净,绝对不能心慈手软!

她真实年纪都十六了,真的就要成老姑娘了!

洗手间门口,忽而响起敲门声:“公主!”

是小芙。

原本她就是宝宝的自己人,所以即便点了她的穴,也就是一会儿的时间,不会狠心让她一直跟傻妞一样站在桥栏上的。

小芙对着里面道:“公主,您的衣物送来了,小芙伺候您沐浴更衣吧!”

宝宝想着,泡的也差不多了,于是起身,道:“好!”

刚起身,她又跌了回去。

空气里想起不正常的水花声,小芙有内力,虽然不及夏侯琉茵跟风家兄弟,却也听见了。

她赶紧开门望进去,却见夏侯琉茵整个人倒在浴缸里:“啊~!”

惊叫一声,她吓得赶紧冲进去!

洛晞原本在隔壁书房里办公,毕竟这么多日了,不管是沈氏的公务还是自己耽搁的国务,都需要整理跟进。

听见小芙尖叫,他心脏猛然一抖,生怕宝宝出事。

就在小芙奋力将宝宝的脑袋从水中捞出来的时候,一道焦急地脚步声已经杀了过来。

洛晞伸出双臂,直接将怀中的小人公主抱起,转身朝外走去。

正在洛晞焦急地给宝宝盖好被子,擦去脸上水珠,并且拍着她唤醒她的时候,小芙却在一边紧张兮兮、神神叨叨的——

“殿下,我们公主冰清玉洁的,您刚才看见了她的身子,您……”

“您一定要对我们公主负责啊!”

“公主是金枝玉叶,不能给人做小的,殿下不如娶了她丛太子妃吧!”

“殿下可不能不认账,这件事情我是证人,我……”

小芙忽而闭嘴了。

因为坐在床边的洛晞猛然回头,阴狠地瞪了她一眼。

只一记眼神,吓得小芙缩了缩身子,不敢再说什么。

“红糖水!”

洛晞几乎咬牙切齿对她喊出三个字。

小芙转身就去了。

洛晞又给手下打了电话,让他们采购一些物品。

起身的一瞬,他从柜子里抱出厚实的棉被跟床单放在一边,又将刚刚醒来的宝宝连人带被子抱起来,轻柔地放在地板上。

宝宝皱着小脸,望着他:“晞,我有点不舒服。”

洛晞的声音格外温柔:“嗯。”

他将那块染着红梅的床单迅速扯了,丢在地板上,铺了新的。

想起什么,又冲进了洗手间找了干净的浴巾,折成厚厚的,铺在床上宝宝可能会弄脏的地方。

然后就着宝宝身上的被子,给她擦干身子,将光溜溜的她从被子里捞出来放在床上,刚好放在那块浴巾上。

提前从衣柜里抱出来的被子,他展开,轻柔地给宝宝盖上。

至于脏掉的床单跟被子,少年踢踢踢,将它们踢到角落里。

转身回来,望着宝宝的那一瞬,他的脸莫名其妙地红了。

重新拿了干净的浴巾,一步步走过去,在宝宝床边坐下,洛晞给她擦头发。

且道:“稍微坐起来一点,我帮把头发吹干。”

宝宝的双眼泛着水光:“腰疼,肚子疼。”

洛晞的表情更是风云变幻,仿佛这刻要了他的命去都可以,只要她不再这样难受。

小芙端着红糖水进来。

唯唯诺诺地将杯子放在距离洛晞最远的地方,转身就要逃离。

“过来。”洛晞却是叫住她,问:“不是有武功,用的内力,帮着宝宝将头发烘干。”

小芙嘴角抽了抽:“我……”

洛晞面色一沉。

小芙噗通一声跪下来:“殿下饶命!女婢做不到啊!”

洛晞面无表情地盯着地上的女人:“出去!”

小芙起身,如临大赦地长拜而去。

他将宝宝微微扶起来,靠在自己肩头,然后帮着她吹干头上的发。

宝宝双手紧紧抱着他,因为身体不舒服,所以眉头几乎是皱着的,也没有睁开眼。

不过吹风机的风,垂在头上,暖暖的,倒是挺舒服的。

等着洛晞帮她将头发吹干,那杯红糖水也刚好可以入口,他搂过她,喂给她喝。

宝宝凝眉,不乐意:“这是什么呀?”

少年的耳根微微泛红:“喝了吧,对有好处。”

漂亮的琉璃眼婉转之下,从他脸上移到了碗中,张口,喝了。

还好,甜的,不难喝。

门口传来敲门声,小芙紧张道:“殿下,士兵送东西过来了。”

“进来。”

听见声音,小芙赶紧将东西送进去,小心翼翼瞥了眼自家公主,忍不住激动道:“公主,您……”

她也是刚才不小心看见袋子里装的是卫生巾,才恍然大悟的。

而湖心小楼的很多姐姐们,也早就教过小芙如何使用卫生巾了。

在古代,女子来葵水是大事,是要被记入家族史册的。

所以小葵快哭了,紧张又激动:“公主,太好了,太好了!”

“出去!”洛晞表情淡淡地将宝宝扶下去躺好。

宝宝身子不爽,整个人浑浑噩噩,听从洛晞的安排就对了。

而且,跟着洛晞,她才有安全感。

小芙摇头,死也不出去,上前一步,道:“我,公主来葵水了,这是大日子!

我还没教导过公主如何使用……”

“出去!”洛晞重复了一遍,目光阴冷地落在小芙脸上:“不要让我说第三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