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风吹过,有人来到身边,光头,面带笑容,正是昨晚出现的广明,一掌拍向李一然肩膀,被他避开。

“哈哈,真巧啊,昨晚演的不错嘛,李一然李公子!”

“呃,你都知道了?她告诉你们的?”

广明摸摸光头,说道:

“秋师妹说你根本不是什么仆人,而是钟掌门的拜把子兄弟,最爱开玩笑,哈哈,既然都是熟人,我们两个找机会切磋切磋,哦,带了朋友来,这几位是?”

李一然知道现在可跑不掉,没办法,只好转头介绍起来:

“这两个是我的徒弟,这是我朋友的弟弟,嗯,这个光头叔叔是我昨晚认识的喂,岚丫头你又把手伸出来做什么,听好!是刚认识的,见面礼没有的!”

“什么见面礼?哈哈,先放一边,想必你们也是来吃饭的吧,走走,一起,我师妹也在这的。”

广明不由分说拉着李一然就走,声音洪亮,几乎半个食堂都听得见,李一然见盛情难却只好跟着了。

只见广明的师妹正和一位年纪不大的小姑娘说着话,看见李一然走来,脸色不善哼了一声转头不理。

广明则自来熟的让李一然等就坐,介绍起来:

“李,就叫你李兄弟吧,这位是我师妹你昨晚见过的,冯飘絮,旁边的是她的亲妹妹冯飘雪,

花影青梦散发清纯气息

师妹你头转过来啊,这都不是外人,还为昨晚的事生气?李兄弟昨天就是开玩笑的,又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们女人真是”

“我们女人怎么了,你说!”冯飘絮凶巴巴的瞪着广明。

“啊,没什么,哈哈,飘雪你姐姐脾气真大,来,飘雪这人你可得认识认识,他可是你偶像的兄弟,生死与共的那种,我告诉你”

“真的?!”冯飘雪猛的站了起来,带的长桌震了一下,美目紧紧的盯着李一然,语气激动的说道,“你,你真是钟,钟,的,兄弟?”

李一然疑惑的看着广明,说道:“她怎么了,这么激动?”

“没事,正常,飘雪可是一直崇拜钟掌门的,本来是我云雷宗的掌上明珠,非要跑到这来当个普通的弟子,说是想拜偶像为师,哎,现在的小姑娘啊”

冯氏两姐妹不善的目光瞪了过来,吓得广明不敢接着说了。

李一然恍然大悟,无语的说道:“那家伙有什么好的,长的比我差远了!”

“呕,坏蛋师父你也太自恋了,你和钟师叔比,亏你说的出口。”

“喂喂,怎么说话的,我是你师父,尊师懂不懂,我这么英俊潇洒的你们看不见呃,你们三个小家伙什么表情?”

这时一旁的冯飘絮笑了起来,白了师兄和李一然一眼,站起身来,柔声说道:

“你们还没吃饭吧,来,两位妹妹和我一起去取菜,这里都是要求弟子自食其力的,我们去吧,晚点就没有了,这边饭食虽然免费供应但都是按时的,走吧。”

冯飘雪向程岚苏小小招手,程岚大方的上前亲切的叫了声“冯姐姐”,苏小小有些羞腆,在得到李一然点头示意后,也跟了上去。

三女去前面取菜,冯飘雪立即挪到李一然身边坐下,大眼睛好奇的盯着李一然,急切问道:

“李,李哥哥,你是怎么认识无敌哥哥的呀,快快,告诉我!”

李一然将冯飘雪情不自禁抓着自己胳膊的小手拿开,有些受不了她的热情,说道:

“别,别叫我哥哥,叫我叔叔吧。”

“喂,李兄弟,你这可过分了啊,飘雪叫我师兄,你这平白的长了我一辈,不行不行!”广明反应倒是不慢。

“好好,随便你怎么叫,哎哎,小姑娘咱们好好说话别动手好嘛,小德你就知道笑。”

“不行!李哥哥你今天一定要告诉我,还有你知不知道无敌哥哥现在在哪?他喜欢吃什么?喜欢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平常都做些什么?你能不能带我去见他?还有”

“停!打住!”看着有些亢奋的冯飘雪,李一然脸色一变,语气沉重的说道,

“小姑娘,我不能瞒你了,其实你的偶像,他,他喜欢男人!”

“什么!”冯飘雪惊的跳了起来,两眼圆睁,不可思议的指着李一然,大声叫道,

“不可能!怎么会!一定不会的!啊!难道是真的?怪不得秋姐姐那样的天仙人物他都看不上,果然,果然”

忽然冯飘雪一脸恐怖的看着李一然,仿佛想到了什么恶心惊悚的画面,捂着小嘴,失声吼道:

“你,你难道是他的呕,太变态了,太恶心了,他就算那样,又怎么会看上你,你这种”

李一然没想到这丫头居然联想力这么丰富,听出她的意思,把李一然也郁闷的不行:

“喂喂,你这丫头想的也太偏了吧,还有什么我这种,我很差劲吗?切,小女生,没有欣赏眼光。”

广明正吃着面前的饭菜,对李一然和冯飘雪的话听的云里雾里,看着神情激动的冯飘雪,广明解释道:

“啊,这个,李兄弟别见怪,我这妹子自从喜欢上钟掌门后,就变得有些魔怔了,总是哭哭啼啼一惊一乍的,哈哈没事,过会儿就好了,嗯?妹子你怎么跑了,你饭还没吃完呢?”

过了一会儿,冯飘絮和苏小小程岚三人,各端了一个木盘走了回来,木盘里放着热气腾腾的吃食。

冯飘絮将木盘放在桌上,对着埋头吃饭的师兄,问道:“师兄,飘雪怎么回事,我看她哭着跑了,是不是你又欺负她?哼!”

“喂别把我饭端走啊,师妹,你这次可冤枉我了,我都没说话的,是李兄弟和你妹妹说了几句,

我也没听清,反正她就哭了然后就跑了,没事,小姑娘一会儿晴一会儿雨的。”

冯飘絮审视的目光移了过来,李一然连忙举手,解释道:

“别这么看我,我一没调戏你妹妹,二没动手动脚的,不信你问你师兄和小德。”

“那我妹妹怎么那样了?”

“我哪知道,或许就像你师兄说的那样,小姑娘嘛,总是喜怒无常的,呃,岚丫头你瞪我作什么!”

这时小德在一旁小声嘀咕着:“还不是姐夫你乱说,说钟掌门喜欢男人。”

“什么!”冯飘絮听到了小德的话语,面露寒霜,砰的一声重重的拍了一下桌面,怒声喝道,

“你不知道有些玩笑不能随便开的吗,哼!!就知道吃,广明我过会儿回来收拾你!”

说完冯飘絮快步的离开了。

场面顿时尴尬起来,广明张大嘴巴,不知所措,程岚苏小小一脸茫然,小德则是心虚的扒着面前的饭菜。

而李一然则咂咂嘴巴,拿起一个皮薄馅大的包子吃了起来,若无其事说道:

“好了,先吃饭,小德把粥给我端过来,哼,吃完再找你算账,嗯?光头兄你怎么不吃?”

“哎,哪还吃的下,我先去看看飘雪,李兄弟我过会来找你,别忘记了我们两个的切磋!”

吃饭间,程岚苏小小从小德那得知了事情的经过,苏小小脸红红的,暗道师父还真是什么玩笑都敢开。

程岚则是笑嘻嘻的说道:“我说坏蛋师父,你是不是故意把她们气走的呀,还喜欢男人,钟师叔怎么会喜欢男人,哼!就会骗人!”

“呃,你懂什么,你才认识他几天,告诉你人不可貌相,我说的可是实话。”

“哼哼,想骗我没门,如果你说的是实话,你又怎么会把艾佳姐姐安排在他身边,哈哈,没话说了吧。”

“好吧,你厉害!不说她们了接着吃,,这肉汤味道不错,小德,罚你去给我再去盛一大碗来,记得多舀些肉。”

“这个,姐夫,这不还有这么多汤没喝完呢,你不能觉得免费就好好,我去,我去。”

在李一然开心的喝着肉汤啃着包子的时候,广明已经来到了冯飘雪的住宿小楼。

冯飘絮刚哄好妹妹从二楼下来,狠狠的白了广明一眼,坐在堂中自顾喝茶。

广明舔着脸站在师妹旁边,轻声说道:“飘雪她,没事了吧?”

“你还好意思问,哼,离我远点,我好不容易才哄好她,那个家伙真是可恶,找机会我一定要教训他!”

“别,别冲动,那人可不好惹。”

“嗯?你这憨货不是什么都不怕吗?现在成软脚虾呢,飘雪被欺负你却无动于衷,只知道吃吃,你真是”

广明连忙后退,摆手求饶道:

“别生气啊,师妹我们此次来,可不是为了这些小事和人结怨的,而且我发现这李一然应该知道些什么。”

“什么意思?你是说他也搅到这里面来了,,嗯还真有可能,从昨晚看他实力应该不弱,又在这时候出现,你刚才和他待了一会有试探出什么没有?”冯飘絮面色凝重起来。

“那么短时间可是看不出什么来的,只不过我有些奇怪,他若是钟掌门请来的帮手,就不应该带些拖油瓶来,跟着他的那三位一看就是没有什么实力的,对了你和他两个徒弟接触过,有什么发现没有。”

“一个说话不多,另一个比较活泼,告诉我她们是那家伙带过来见识世面的,还有说是来吃好东西的,我问她她师父师承何处,她居然说不知道,再想多问就被另外一位打断了。”

“呃,师妹,你说那两个姑娘是不是察觉到什么,在故意骗你。”

“应该不会,她们两个年纪不大入世不深,可没有那么深的心思,那家伙会不会就真只是来观礼的。”

广明摸着略带胡渣的下巴,思考起来:

“肯定没那么简单,昨晚你也看见了,钟掌门和他明显是想搞事,既然是请来的帮手,那就不应该带着累赘过来,要么是他心大,要么就是他自信有实力能够保护他们,呵呵,事情开始变得有趣了。”

“那我们怎么办?秋师姐那边明显是想拉拢我们。”

“不答应不拒绝,静观其变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