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雪豪接到夜康的电话,已经是凌晨十二点了。

夜康在电话里说的并不详细,只说了希望他们过来,帮助勋灿封住天生的超能力。

雪豪给流光打电话,流光关机了。

他这才哭笑不得地想起来,是流光答应了上官,以后晚上一到12点就关机。

因为有什么急事的话,还有倾羽,有迩迩,就是圣宁郡主都修仙了,轮不到流光。

如果大家不是非他不可的情况下,有办法解决,不会找他。

但是如果真的是严重到必须流光出马,不管是谁,一定可以第一时间来到功德王府里,把流光带走。

所以即便流管关机,人命关天的事情,耽误不了。

对于这一点,雪豪他们都挺不好意思的。

毕竟很多时候他们太过依赖流光,依赖到将流光大材小用,甚至让流光连休息、修仙的时间都没有,这是事实。

更别说流光结婚了,身为男人,该对自己的妻子、家庭负责。

清纯少女唐佳一油菜花写真宛如仙子

于是,雪豪如果不叫上流光,又害怕自己灵力不够完成这样的事情,便拉着倾羽上了碧霄剑,直奔太子宫。

他们在太子宫的天台上,带走了迩迩跟圣宁。

当这是个人瞬间出现在乔家书房,不管是乔歆羡夫妇,还是夜康夫妇、夜威,都怔了一下。

圣宁笑眯眯地对着凉夜抛媚眼:“不好意思,嘿嘿嘿,又见面了哦~!”

凉夜笑着走上前,将圣宁抱起来,夜威也好喜欢迩迩,上前将其抱起来。

今夕一直不说话。

因为她不希望儿子有超能力。

但是夜康已经走到雪豪跟倾羽的面前,坦然将这件事情说给他们听了。

倾羽激动道:“天啦,为什么要封掉!人家想要还没有呢!”

夜威立即做了个禁声的动作,并且小声道:“封存到十八岁,拜托了!”

这件事情,倾羽是可以办到的。

因为她最近医术渐长,以灵力落针可以达到无形胜有形的地步。

只是有件事挺为难的,她道:“孩子来到世上,十二岁为一轮,才会定根本。

或许勋灿的能力不仅仅是读心术这一种,毕竟他太小,很多能力他无法施展。

而封存法术这样的事情,只能做一次,万一这次遗漏了什么,下次再做,实在是无法弥补。

我建议等到勋灿十二岁的时候,一切趋于稳定了,再落针封存比较好,现在为时过早,对他的身体也有一定的伤害。

毕竟这是天生的能力,他尚未在人间度过一轮时光,就要拔走他天生的能力,这样万一遭天谴、、”

后面的话,倾羽没再说下去。

她倒不是迷信,而是近来发奋苦读,从许多尊者留下的古籍中学会了不少这方面的知识。

今夕望着她的眼睛,便知道倾羽没有撒谎。

她心中一跳,道:“好,十二岁的时候,还请小公主殿下帮帮忙,给勋灿去了所有的法术。”

凉夜心中一惊,立即道:“那就、那就暂时等着,等到勋灿十二岁再说吧!”

圣宁已经张大了嘴巴,不敢置信!

原来勋灿会读心术?

迩迩也是惊讶至极。

他们回到了太子宫的屋顶,沐浴在强大的滋味光芒之下,迩迩忽而有了许多的危机感。

今夕是可以修仙的,这要看她愿不愿意走这条路。

如果她走了,那么今夕也可以跟想想他们一样,获得长久的生命,甚至在得道之后获得永恒的生命。

勋灿是三胞胎中,唯一继承了今夕能力的宝宝。

那么,勋灿如果也会长生不老呢?

迩迩紧抿着唇,一言不发。

天快亮起,他跟妹妹一起回到房间里。

他一会儿要去幼儿园上课了,而妹妹还泡在温暖的泡泡鱼里玩着,玩的不亦乐乎。

倾慕过来的时候,发现女儿一大早在洗澡,哭笑不得:“怎么这时候洗澡?”

圣宁立即用一双小肥手捂住了眼睛。

爹地昨天还要揍她呢,也不知道现在气消了没有,爹地的心,黑着呢,万一是故意笑着逗她,让她放松警惕然后打她屁屁怎么办?

一瞬间,圣宁的脑袋里想了好多好多。

而倾慕已经轻轻抚着迩迩的发,笑道:“今日不用去上幼儿园了,我跟你皇爷爷说过了。”

迩迩眸子一亮,问:“真的?”

他实在是受不了幼儿园里的那些孩子,没有一个有圣宁这么可爱的。

而且那些小女孩特别粘人,特别幼稚,没有一个有圣宁这么聪明的。

他不喜欢。

倾慕将他抱起来,笑着道:“真的。因为马上果果阿姨要生孩子了,为了她能顺利生产,这几日,连同圣宁在内,你们要加紧修炼。”

流光天快亮的时候过来了一趟,但是那时候孩子们在太子宫天台。

流光跟倾慕聊的,聊完后流光回去了,没有从天台那边再绕。

他留下了一张这几日精心编排的阵法,有五股力量分别守着阵法的五个门。

他,倾羽,雪豪,迩迩,圣宁,五个人刚刚好。

只要能在鬼节那日挡住一天一夜,四胞胎必然可以顺利出生。

所以流光专门过来找倾慕谈的。

倾慕有些担心两个孩子,上次百鬼大战,圣宁已经吓得要依靠倾羽的力量忘却记忆了,就是迩迩都吓得面色发白。

他不是不想帮忙,而是迩迩跟圣宁真的太小。

鬼节那日,鬼门打开,万鬼出没,只怕比起那天晚上,还要可怕的多。

倾慕也将那天晚上的事情说给流光听了。

流光闻言,大惊失色。

他说,他会去请雪宝跟今夕帮忙,如果这两个人愿意顶上孩子们的位置,那就再好不过了。

但是为了保证万无一失,孩子们最好也跟着一起排练几日,刻苦闭关几日。

万一那日有什么状况,哪个门镇守的人一时力量薄弱,孩子们也可以冲上去稍微顶一会儿。

倾慕同意了。

他觉得,以今夕跟雪宝的蕙质兰心,必然是愿意帮忙的。

眼下,迩迩得知是因为这个,他面色立即苍白起来。

那些恶鬼獠牙的画面再次出现在脑海中,明明怕的要死,却想起妹妹那日英勇作战,斩杀百鬼无数。

他用力点头:“好!”